目前分類:小書讀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est Emma,

 

So what now? You asked. A life experience compared to “having a really bad car accident every single day for about how long?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 love you more than one more day.

對。哪怕只剩一下一天,我都愛你。

 

 

安安與MM的對話 我想起我的父母親,也想起了你,這不只是文化的差異度,太表面了!

 

 

 

MM:我想和他說話,但是一開口,發現,即使他願意,我也不知說什麼好

他在想什麼?他怎麼看事情?他在乎什麼,不在乎什麼?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他為什麼這樣做那樣做,什麼使他尷尬什麼使他狂熱,我的價值觀和他的價值觀距離有多遠……我一無所知。

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仿佛可以不必了。

我們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也出現對 比:他有三分玩世不恭,二分黑色幽默,五分的認真;我有八分的認真,二分的知性懷疑。他對我嘲笑有加,我對他認真研究。

 

 

 

 

 

安: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

 

MM:安德列,記得去年夏天我們在西安一家回民飯館裡見到的那個女孩?她從甘肅的山溝小村裡來到西安打工,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個月賺兩百多塊,寄回去養她的父母。那個女孩衣衫襤褸,神情疲憊,可是從她的眼睛,你看得出,她很稚幼,才十六歲。她,知道些什麼,不知道些什麼?你能想像嗎?

十八歲的我知道些什麼?不知道些什麼?

我要滿十八歲了,阿波羅登上月球,美國和越南的軍隊侵入高棉,全美爆發 激烈的反越戰示威,我後來去留學的俄亥俄州有大學生被槍殺;德國的布朗德總理上臺,到華沙屈膝下跪,求歷史的寬赦;日本赤軍連劫機到了北韓而三島由紀 夫自殺。還有,中國的文革正在一個恐怖的高潮。這些,我都一知半解,因為, 安德列,我們家,連電視都沒有啊。即使有,也不見得會看,因為,那一年,我 考大學;讀書,就是一切,世界是不存在的。

我,知道的很少。安德列。是的,安德列,那“愚昧無知”的漁村,確實沒有給我知識,但是給了我一種能力,悲憫的能力,同情的能力,使得我在日後面對權力的傲慢、欲望的偽裝 和種種時代的虛假時,雖然艱難卻仍舊得以穿透,看見文明的核心關懷所在。你懂的,是吧? 音樂、美術,在我身上仍舊屬於知識範圍,不屬於內在涵養。

 

 

:你——身為母親——能不能理解、受不受得了歐洲 18 歲青年 人的生活方式?能,我就老老實實地告訴你:沒錯,在黃金的歲月裡,我們的生 活信條就是俗語所說的,“性、藥、搖滾樂”。只有偽君子假道學才會否定這個哲 學。德語有個說法:如果你年輕卻不激進,那麼你就是個沒心的人;如果你老了 卻不保守,那麼你就是個沒腦的人。

 

MM:安德列,請你告訴我,你信中所說的“性、藥、搖滾樂”是現實描述還是抽象隱喻? 盡速回信。

 

安:能不能拜託拜託你,不要只跟我談知識份子的大問題?生活裡還有最凡俗 的快樂:“性、藥、搖滾樂”當然是一個隱喻。我想表達的是,生命有很多種樂 趣,所謂“藥”,可以是酒精,也可以是足球或者任何讓你全心投入、盡情燃燒的東西。

MM:我記得一個西柏林來的青年說,“一九六八年的一代”很多人會有意識地拒 絕在陽臺上種植父母那一代人喜歡的玫瑰、牡丹、大朵杜鵑等等,反而比較願意去種植中國的竹子,而非歐洲本土的竹子,就隱隱象徵了對玫瑰花的反叛。“性、藥、搖滾樂”是在那樣一個背景下喊出來的渴望。 “一九六八年的一代”,做了父母,做了教師,仍然是反權威的父母和主張鬆散、反對努力奮發的教師,我的安德列就是在這樣的教育氣氛中長大。你的“懶 散”,你的“拒絕追求第一名”哲學、你的自由宣言和對於“凡俗的快樂”的肯定,是其來有自的。如果說你父親那一代的“玩”還是一種小心翼翼的嘗試,你 們的“玩”就已經是一種自然生態了。

可是你 18 歲了,那麼自己為自己負責吧。

 

:我覺得你呀,過度緊張。記得夏天在新加坡時,有一天早上,弟弟還睡著,我一醒來你就挨過來跟我說話,抱怨我“不愛”你啦,玩得太多啦,念書不夠認 真什麼什麼的,記得嗎?你自己也知道其實你自己有問題——不懂得“玩”的 藝術,不懂得享受人生。我想這是個生活態度的問題。“人生苦短”你總聽過吧? 年輕人比你想像的,MM,要複雜得多,我覺得。 讓我用音樂來跟你說說看。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對不對?哈,我們的代溝就在這裡:我上面所說,沒有一句我的同儕聽不懂,而且,我想要表達的是什麼,他們根本不需解釋。

 

 

MM: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 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擠擠的群體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儕深情,在人的 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 離開這段純潔而明亮的階段,路其實可能愈走愈孤獨。你將被家庭羈絆,被責任捆綁,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複雜和矛盾壓抑, 你往叢林深處走去,愈走愈深,不復再有陽光似的夥伴。到了熟透的年齡,即使 在群眾的懷抱中,你都可能覺得寂寞無比。人生像條大河,可能風景清麗,更可能驚濤駭浪。你需要的伴侶,最好是那能夠和你並肩立在船頭,淺斟低唱兩岸風光,同時更能在驚濤駭浪中緊緊握 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換句話說,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須應付的驚濤駭浪。

 

 

安:請不要下斷語“判”我。

    問我,瞭解我,但是不要“判”我。真的。

 

我想狂奔一番,在學校裡。

我想嘶吼一番,用我的肺。 我剛發現

這世上 沒有真實世界這回事 只有謊言 迫你想法穿越

——John Mayer《沒這回事》 青年日記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野火集乃龍應台女士於民國七十四年初版集結她在中國時報人間發表的社論。時過今日,我仍看到許多不公平的社會現象,此書的發聲,就像是那年代的頭爆彈,當時沒有那麼多社評,言論自由尚未白熱化。對於一個剛返過的大學教授,她的激昂,真實描繪出當時台灣社會的種種現象。現在淡水河,愛河乾淨了,政論節目四起,名嘴,政論,社評更肆無忌憚,新聞自由不再自由,因為競爭過於激烈,標題聳動主題空泂,沒有純粹的聲音,娛樂台能看的,只有公視,真正的新聞台,在文茜的世界週報,然而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做了什麼,就得依人的自由度而論了。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的邏輯很奇怪,有時候也很獨特,也時常會盲點.

The Glass Castle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ecently, I've had trouble finding the words to say.

Not in normal circumstances– then I can always crack a joke or say something that I think is smart.

No, the times that I have trouble finding words are the difficult times.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

 

Quoted from listverse,這算是個不可不知真相排名網,隨著每日不同的題材,我也樂讀作者的用心大發現。本回post 前十大照片毀前途案例,台灣08年的陳冠希裸照風波排上第二,Rihanna 被Chris Brown 歐打的頭版慘照也入榜,Chris起訴後上 Larry King 節目訪談引起Youtuber上一堆有夠激烈的回應,看了一則耳朵好痛,照片殺傷力大到令觀眾中邪,不過就是一些gossip,sex scandal,看看就好。這事天天在發生,只是剛好遇上名人。

但第一名的這張照片我就不苟同前面的想法。有看過這照片的一定還記得,當時的攝影師還得了普立茲大獎,看上去是一張殘暴冷血的戰地實攝;然而一槍斃了越共叛亂份子的這名囚犯後(他殺了副官的全家),該將軍的命運接下來因為這張照片起了很大的變化。

 

槍決完畢那刻,將軍走向鏡頭後的記者,對他說:這些人殺了我們很多人,所以佛祖會原諒我。

但這照片,雖是1968年拍攝的,卻一直是二十世紀最有名的戰事記錄。得獎的,媒體的,輿論的,批判的,不公的,殘忍的,正義的,典型的等等批判,數月後將軍被送達澳洲接受心理治療。接著因抗議又被送往華盛頓DC的軍醫院。他曾向美國政府求援但遭漠視,最後只好與家人偷偷搭上小飛機,隱密地在北維吉尼亞洲開了一間小比薩餅店-當時他右腳已截肢,也被迫自軍中退休-。

 

拍攝這張照片的攝影師仍然與他保持聯絡,也曾在他餐館的廁所牆上發現一行字:We know who you are, fucker.

 

攝影師後來在一次公開的訪談提到:將軍殺了越共,我的鏡頭殺了他。照片是最俱殺傷力的武器,人們相信它,即使沒有刻意扭曲,照片確實會騙人,頂多提供一半的真相。當攝影師被問到,如果他是那個將軍,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大熱天,抓了一個殺了數位美國大兵的"叛亂份子",會如何處置?

 

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98年他參加了將軍的喪禮,卡片寫著:“I'm sorry. There are tears in my eyes.”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寫出這麼樣的一個故事,一個我不知道的,無知的,無數段的,被遺忘的,不曾注意的事。

歷史前,我感到無知且渺小;文頁間,我領教妳文字的浩大。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咖啡館裏的人,他們的意識總格外主觀且敏感,在咖啡因作祟下,湊和著當時的心情,攪拌或不攪拌,於是我們發現了許許多多的咖啡館。我喜歡那些鉅細靡遺的描述,特別是開頭那個關於天氣的。只剩下咖啡館了,作者不斷地說著,它於是成了現代人一種欠缺的提醒,走進去我們開始想起少了什麼,成了一種荒涼憂鬱的經驗。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卷一 情慾孤獨  沒有與自己獨處的經驗,不會懂得和別人相處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買了一些原本不想買的書
總是出乎自己意料
總是如此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

140004460X.01._SCLZZZZZZZ_

"I have never gone to bed with a woman I didn't pay," he says, "and the few who weren't in the profession I persuaded, by argument or by force, to take money even if they threw it in the trash. When I was 20 I began to keep a record listing name, age, place, and a brief notation on the circumstances and style of lovemaking. By the time I was fifty there were 514 women with whom I had been at least once. I stopped making the list when my body no longer allowed me to have so many and I could keep track of them without paper."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OOKS / SUNDAY BOOK REVIEW | November 6, 2005
'The Chosen': Getting In
By DAVID BROOKS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pan's whaling fleet has set sail for Antarctic waters where it will make its biggest catch in 20 years.

Spoils of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oyce Carol Oates was named the winner yesterday of the Prix Femina , a major French award for foreign literature, Agence France-Presse reported.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