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冷
但奇怪的是

我的左手總是熱的 右手它卻通不了一點溫度

今晚
還是決定不用左腦 (我用過嗎?)

補睡了三小時
在那之前的幾小時裏
一切都好像作夢
我記得我跟朋友談著待會兒晚點要看一場電影
一場在台中沒有上映的電影 這約定一小時後作罷
其實當時我身體早有點猶豫
其實是該睡了
其實我真的又睏又餓

朋友離開麥當勞後
我也打算回家洗個熱澡
溫暖得很無感

我記得打算走出巷口 買些熱食
一個撐傘的鬼魅
我還在嗎
嗯 餓 空白的清醒
很快解決一碗麵 沉重的胃取代飽足感 睡意一來 靈魂早就飄在出口處等著
二者共存的時間 就那麼一點吧

還是醒著吧
深怕睡了就隆起的小腹
f*ck 沒有食物的快感卻得付出代價
MERDS 沒多久 還是窩到床上來了

畢竟 是人!

創作者介紹

一本尚未完結的書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