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咖啡館裏的人,他們的意識總格外主觀且敏感,在咖啡因作祟下,湊和著當時的心情,攪拌或不攪拌,於是我們發現了許許多多的咖啡館。我喜歡那些鉅細靡遺的描述,特別是開頭那個關於天氣的。只剩下咖啡館了,作者不斷地說著,它於是成了現代人一種欠缺的提醒,走進去我們開始想起少了什麼,成了一種荒涼憂鬱的經驗。

 

楊照筆下的咖啡館。

「我知道一家冷氣永遠開得太強的咖啡館......,坐在那裏,線是可以比別人早一點察覺到要變天下雨了。我還知道一家燈光太暗的咖啡館......,我曾在那螢弱的光線下讀完李敖的回憶錄,若干瞬間錯覺以為自己置身在每個社會每個時代都有的潮寒土牢裡。我知道許多家總是味道濃重的咖啡館......,那種味道只有膚淺的歲月感,沒有時間滄桑的。我還知道更多家音樂永遠不對勁的咖啡館......,連原本最情緒化、最悲愴的小提琴聲音,在裡面都不客氣地擺出虛情假意的敷衍姿態。我知道一批批風格彼此抄襲的咖啡館。我知道一堆咖啡作假的咖啡館。」(P7-9)

「逃到哪裏去才能碰到真心,才能對還好奇想聽真話的人,說些不掩飾不躲藏的真話?逃到哪裡去才能整理自己的怯懦、恐懼、挫敗、憤恨,以及洶湧而來的愛怨情仇?」(P13)

 


2. 我了解這些對叛逆的形容,多次提到的反抗、叛逆,時代下的產物,特別是自己的世代;偶而也從西方的語源出發,偶而只是單純違背自己過往的生活;然而最現實的,是內在異質空間,它,肯定是值得存在的。

 

關於叛逆

「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這個世界不再需要那麼有道理......。現在, 一切都不一樣了,發現從『假的』道理、『錯的』道理出發,還應該先繞繞路,去看看道理被扭曲、被嘲弄的混亂狀態,那種狀態自然有一種魅力,比『真正』道理更迷人的魅力,正因為他不是道理,而是道理賴以出現的原質原素。」(P31)

「理想與激情崩落成為生活間細碎、繁瑣的喜怒哀樂心緒。真正享受,不再是向未來求取,而是當下的領受。生命的主調,從未來導向,開始調整回現實導向了。」(P48)

「我們都曾經是憤怒青年,我們立志要做很嚴肅的事。憤怒使我們嚴肅,嚴肅又反過來讓我們憤怒。」(P51)

「妳問我的叛逆期結束了嗎?當然沒有,事實上妳問的那一刻,我正決定進入另一段更徹底的叛逆期。」(P34)

「我對權力的本質,一貫抱持最悲觀的看法.....,不過......,我對限制權力、叫權力少做一點壞事的可能,卻始終樂觀。我不相信有任何時刻、任何情況,我們完全沒辦法透過努力來改變現狀。」(P55)

 

3.身邊越是充斥著各種形式的自由,越是顯少聽見自己的聲音。歷史的演變帶來的不只是經驗,不管是馬克思原先要的,還是毛澤東後來做的,儘管後資本主義的結果並非人人滿意,歷史本身帶來強大的自由。人在有限資源下,追求無限的目標,是自由,可是這樣真的不夠的。

 

關於積極自由

「沒有人會對生活百分之百滿意......。最討人厭的是有一部分,其實完全在我們的掌控中,完全是主觀裡可以改變改造的。問題就是我們必須作出要改變改造的主觀決定。......在應然與實然間三心二意的時候,一個虛擬的起點,往往變成特別吸引人的解脫藉口。...... 生命生活是連續的、個性也是連續的。可是我們卻常常希望不顧這份連續的本質......,不只對生命的連續性不在意不尊重......。所以才會輕易相信,下週下個月明年一開始,可以切斷生命的某條支流,可以把生命中的某一塊自己不喜歡的部份切除,其他保持不變。我們每嘗試一下這種選擇,就是多養成一份對生命敷衍馬虎的習慣。」(P116-117)

「生命生活上的熟悉騷動,也有可能這樣翻身變成陌生秩序嗎?」(P101)

「我每天在享受一些小小的發現、小小的樂趣。」(P47)

「台灣是個暗湧著種種嫉妒浪潮的社會,底層支持著大家違反意志,早起出門打拚,決定大家生活模式的,最主要的基礎力量是嫉妒。線性價值安排本身就是嫉妒的產物。我們老是要跟別人比出一個高下的想法,又回過頭來強化了嫉妒的心理。明明那麼會嫉妒,卻遍遍又歧視嫉妒。」(P166)

創作者介紹

一本尚未完結的書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