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I've had trouble finding the words to say.

Not in normal circumstances– then I can always crack a joke or say something that I think is smart.

No, the times that I have trouble finding words are the difficult times.

As we grow older, we start to experience more of life's difficulties.

You start to develop deep, meaningful relationships with people outside of your family.

And yet those people experience lifes difficulties.

So many times I find myself at a loss.

What do I say in the meantime? How do I convey that when I'm alone, that I weep for their weeping?

 

  Franz Kafaka

-而我們就像雪地的樹幹,看起來的一推就倒。不,不可能的,因為樹幹其實深植土地之中,不過這也是表面上看起來如此罷了。

-無可避免的失誤終究讓一切停擺,簡單和因難的事情都靜止了。

-世事不好的一面不能一眼就看穿;作者最富自覺的獨特屬性存在於這一面,每個人不好的一面,因此可以各自想辦法藏起來。

-我的生活基本上是由寫作構成,但絕大多數是失敗的嘗試;然而,一旦不寫作,我就立刻擊倒在地像一堆垃圾!

-如果有人經過想瞧瞧我和我說的話,就一把抓住那簾子。蠟燭總不能持久,暗黑的燭煙裡許多小蟲徘徊不去。如果窗外有人問我,我看過去,彷彿遙望遠山, 看穿虛 空,沒有人在 意有無回應。

-如果有人翻越短牆,說是大家已在屋前,我自然會起身嘆息。

-我們一頭撞進夜。沒日沒夜。

-我們停不下來,我們跑得實在太快,超越別人時還能挽起手來靜靜環顧四周呢。

-在及寂靜裡發聲,彷彿對這寂靜宣元永遠的主權。

-你又身處街頭,慶祝你掙來的意外的自由,如果你深刻理解你擁有超乎尋常的力量,可以輕鬆啟動與領受極速的變動。

-因此,最好建議還是:承受一切,彷彿自己是一塊搬不動的大石頭,若覺得自己正被吹著往前傾,別順勢踏出無謂的一步。

-反映在這情境的標準手勢就是把小指頭放在眉毛上。

-如果沒有人來,那就沒有人來。

-有頭表示有個前額,你可以用手拍一拍。

-然後男人走了過去,小孩的臉很燦爛。

-許多愛人上了床...,這一切,我該當負全責。

-那容顏不適合再掛著了。

-這時若沒有一扇臨街的窗戶,那肯定無法持久。

-我張開口,好宣洩心裡的激動。

-堅持在本身的價值中安身立命,同時無比脆弱,一陣微風就可以吹走。

創作者介紹

一本尚未完結的書

et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